首页 > 畜产品市场 > 正文

火热小说《夜帝的替婚新妻》全文免费阅读

发布日期:2019-10-08 13:46:18 来源:石家庄农业资讯网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:龙儿小说,回复书号:2029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夜帝的替婚新妻》小说主人公:云歌|萧越

  《夜帝的替婚新妻》小说简介:五年前,接近这个男人,是利用,与他纠缠,是被迫无奈,她与他的关系,复杂到一言难尽。而那个可恶的混球男人,竟对她各种花式摧残!云歌一怒之下,将他五花大绑的给反睡了,并带着种子一起消失在他的世界! 五年后,她华丽而归的同时,不仅身边跟了一只小包子,居然还有一个有钱又帅气的老公? 苦苦寻了她五年的男人,终于忍不住的暴怒了,当即便将她强抢扔在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岛上,直接压在雪白的沙滩上,邪魅笑: “怎么,吃了我,利用了我,还敢跟别的男人结婚?

  夜帝的替婚新妻》精彩试读

  第22章 女人就是矫情

  “还不起来?”他走到了她身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叫道。

  他原谅自己了?

  云歌在心里暗想着,动了动身体,腿还没有站起来便突然摔在了地上!

  “啊……”

  腿麻木得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了,才动了一下,宛如被千万只蚂蚁在叮咬一般。

  “哼,没见过你这么笨的!”萧越冷哼了一声,弯腰,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直接向楼上走了去。

  自己不在的时候,她就不知道起来?真是笨死了!

  他居然抱起了自己?

  云歌震惊,目光呆呆的望着他,心里也说不清是痛,还是意外感动到伤心,眼眸里隐着一层水雾……

  “你为什么突然原谅了我?”

  “再多问一个字就滚出去!”萧越低眸看了她一眼,沉声道。

 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冷酷?好像从来不曾有感情,有时真想看看他,如果动情了,会是什么样子?

  萧越抱着她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,再进了浴室,正要将她放进大浴缸里时,云歌这会儿才回过神的惊慌叫道:“那那个,我回自己的卧室就可以了!”

  “别要求太多!有本事你自己走回去!”

  他不耐烦的将她扔了进去,打开了喷头,待水热了后才放进了浴缸里……

  云歌抬头望着他,握爪,不得不乖乖的闭上了嘴,她现在双腿麻木得动都动不了了,怎么走回去?

  见他还站在这里,她不自觉的用手挡在了胸前,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万一他又兽性大发怎么荆州癫痫病到哪治办?

  “女人就是矫情!睡都睡过了,挡什么挡?”他冷哼了一声,走了出去。

  云歌对他的背影呲了呲牙,他强睡了自己,还有理?

  楼下,李嫂见大少爷不但原谅了叶小姐,好像还突然对她好了不少,真心替叶小姐高兴。

  她见萧越从楼上下来了,恭敬的问他道:“少爷,现在要用午餐吗?”

  “等会儿吧。”萧越去了沙发上,扯过茶几下今天的报纸,一边看着今天的新闻,一边问身后的佣人:“她昨晚和今天真的一直都跪在地上?”

  “是的少爷,我都劝过叶小姐好几次了,她都不肯起来,还说了解你的性子,也不让我打电话给萧夫人呢。”

  佣人不敢隐瞒的回话道。

  “哼,她倒是有自知之明。”萧越不由冷哼了一声。

  这么了解自己,又这么识趣的女人,她算是第一个!

  半个小时过去,都已经十二点多了,他见楼上的女人还没有下来,恼火,起身便向楼上走了去……

  也许是因为一夜未睡,也许是因为身体太疲惫,云歌泡着泡着便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。

  就连此时身边站了一个人都不知道。

  “真是个猪!”

  萧越看着她很是诱惑的弯曲在浴缸里,脑海里居然浮起了那夜激烈的画面,喉头一紧!

  自己这是被她的身体勾引了吗?

  萧越暗咒了一声,将她从浴缸里捞了起来,随便擦了她身上的水渍,扔在了自己的床上后,甩门出了房间!

  云歌这一睡,一直睡到了晚上十点多。

  唔,好饿……好饿……真的好饿……

  迷糊中,她抓住了一根又武汉治癫痫需要多少钱细又长的香肠,冰冰凉凉的,硬邦邦的,不管了,先填饱肚子再说……

  第23章 她有不怕死的精神

  云歌抓着某人的手指,突然塞进了自己的嘴里,小舌尖舔了舔,再嘬了嘬……

  明明有肉,怎么咬不下来?

  突然而来的酥麻感,从指尖流窜进他的身体,身体就像过了一遍电流般!

  萧越坐在床上,腿上放了一笔记本电脑在看邮件,手刚放了下去,就被某人给塞到嘴里了!

  他转头看着正拿着自己手指各种啃咬撩拨的女人,身体里的邪火乱窜,他咬牙问她:“女人,你又在玩儿火吗?”

  “唔,姑姑……香肠咬不动……我好饿……”云歌还没有醒过来,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着。

  姑姑?萧越疑惑,她跟她姑姑的感情有这么好吗?

 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做梦叫这个称呼了!

  这根香肠咬不下来肉,她果断换了另外一根,这一次,她牟足了劲的一口咬了下去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激耳的怒叫声:“啊!嘶!该死!女人你又欠教训了是不是?”

  云歌被激醒了过来,睁开眼的一瞬,在看到旁边黑沉着脸的男人后,半个魂儿都快吓没了……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床上?”

  她惊慌的问着,撑起半个身体正欲爬起来时,旁边的男人突然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,如一块巨石般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!

  “知道惹怒我的后果吗?”

  “你放开我……不要……我没有惹怒你!”

  刚睡醒的云歌一脸茫然,又惊慌害怕,每次被他这样,都好难受……

  她不要!

  他心里明明那么讨厌自己,为什么要三番两次的睡自己?

  再说,她什么时候惹怒他了?

  “我手指是被狗咬出血的吗?”他怒哼了一声,猛然……

  “唔!萧越你……混蛋……”

  饿了整整一天的她,实在没力反抗,气恼的一手拍打在了他厚实的肩上!

  只希望他能快点结束……

  将近一个小时后,某只野兽终于结束了那场让她死去活来的运动。

  事后,他抱着软绵绵的她去了浴室……

  两腿着地后,云歌双手放在自己胸前,脸色粉红,很是难为情的立马转过身,背对着他。

  “矫情!”萧越看着她那样儿,冷哼了一声,又提醒她道:“你最好别再做出那么一副羞答答的样子,来勾引我!”

  “我……我哪里勾引你了?”云歌气恼,泪奔。

  如果她大咧咧的摆在他面前,估计他又会西安小儿癫痫专科治疗医院说自己是赤果果的勾引吧?

  哪有像他这样的人?

  萧越没理她的话,只对她下了一条命令:“以后没我的允许,你不许再出别墅半步,更不许与其他男人过多接触!”

  “我为什么不能出去?”云歌不高兴的立马反驳,他难道要把自己每天关在别墅吗?

  他脸上慎人的笑了笑,突然低头凑近了她的脸,说道:“为什么?因为你现在是顶着我未婚妻的名号!除非你现在答应退婚!”

  退婚?

  云歌皱起了眉,自己肯定是不能答应退婚的,若是离开了他,她对叶家就没有任何价值了……

  她还怎么找机会报仇?

  机会……她如墨的眸子很是灵动的转了转,顶着被他捏死的危险,说道:“我记得你前些天说过,只要不结婚,你可以答应我任意条件的,对吗?”

  “我西安小儿间歇性癫痫哪治的好还是那个条件,希望你能在两家父母的面前,与我假装秀一秀恩爱就好。”

  未完待续……